您好,欢迎光临本店! [登录] [免费注册]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热销商品
© 2005-2018 我妈一出生就被送养到了别人家。一颗豆荚在内外压力的综合作用下,砰的一声豆子被炸到了远方就地生根。直到长出健全的枝叶后,才有一缕细小的豆蔓偷偷摸摸地牵向了她的娘家。外公家是地主,早已改了姓也摆脱了地主成分的妈妈,是被一丝顽强的血脉拽回了外公家。 年陡舅舅的成分略好一些小业主。说起这个舅舅也是底气不足。不过一个亲戚即便不走动,关键时还是可以充当救命稻草的。我初中选择了离家略近,约半小时路程的中学就读。因为不是户口所在地,一进去就被分进了慢班小小个子的我,居然被安排坐到了班级的最后一排。 妈妈听完我的哭诉想了很久很久。把家里的那些亲戚反复梳理了好几遍,希望找到一棵有树干的。猛然一拍大腿找你年陡舅舅。舅舅此时正在担任民办教师,算是半个农民。在全是草本植物的亲戚里,勉强也算长出了一点藤蔓。 版权所有,并保留所有权利。